Activity

BuddyPress is an optional plugin compatible with X, and this is the demo of it. Place your own text here.

  • qwqwerqewr49654421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days, 17 hours ago

  • qwqwerqewr33684478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month, 2 weeks ago

  • qwqwerqewr15914918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month, 2 weeks ago

  • qwqwerqewr6650728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2 months, 2 weeks ago

  • qwqwerqewr11312686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2 months, 2 weeks ago

  • qwqwerqewr43074719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2 months, 3 weeks ago

  • qwqwerqewr3889249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ago

  • qwqwerqewr43972654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ago

  • qwqwerqewr18558509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ago

  • qwqwerqewr14819640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ago

  • qwqwerqewr32839057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ago

  • qwqwerqewr31123374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ago

  • Black Delaney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ago

    與此同時,秦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打開另一扇車門,將白雙喜的幾個隨從直接殺掉。

    看到這一幕,白雙喜驚呆了,喃喃自語起來:“天尊?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    “沒有什麼不可能的。”蔣婉兒在臉輕輕一抹,露出了本來面目。

    看到蔣婉兒的臉,白雙喜嚇得忍不住打了個哆嗦:“蔣婉兒,怎麼會是你?”

    “爲什麼不能是我?”蔣婉兒一邊說一邊將白雙喜的三魂七魄從體內抽了出來。

    “主人,他怎麼辦?”蔣婉兒轉過頭問秦巖。

    秦巖回到靈車,伸出手按在白雙喜的頭頂,開始搜魂。

    白雙喜全身顫抖,像被電擊了一樣。

    不一會兒,秦巖搜魂完畢。

    秦巖抓住白雙喜的頭髮將他從蔣婉兒的手揪到了自己面前:“看在你還有用的份,…Read More

  • “沒錯,我們修羅族規定了,強者爲尊,我不對比我差的人道歉,這沒什麼不對!”

    幽魂剛開始說的理直氣壯,但是在看到摩羯的眼神的時候,就變得不是那麼有底氣了,不過,他還是堅持着,把自己想說的,都給說了出來。

    摩羯的臉色,徹底黑了下來,而對面的幽魂,似乎也是有些懼怕,有點服軟的說道。

    “摩羯皇子,我相信,你應該是不會防線身段,對我們這些人出手的吧?”

    我可以看的出來,摩羯是確實很喜歡他的這個弟弟摩羅的,他剛纔甚至真的有了,要出手的意思了。

    好吧,現在這個時候,似乎是應該我出場了啊。

    “那按你的意思是說,只要我比你強的話,你不光是願意給我道歉,而且,還會如同規定之中的…Read More

  • 「哈哈哈哈……年輕人這恐怕不行,你我有緣,不然黑靈古籍也不會選擇你,這麼多年來到這裡的人,也不是只有你一個,但是從來沒有人能翻閱黑靈古籍,既然你被黑靈古籍認可,便是我黑靈的有緣人!

    你想離開這裡就只能煉化我,或者臣服我,因為你是我黑靈的有緣人,所以如果你選擇煉化我的話,我是不會反抗的!」 「當然了,如果你不想煉化我,那我就只能煉化你,讓你臣服於我了!只有這樣,你和我才能離開這裡……」黑靈之珠大笑的說道。

    「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?」帝溟寒挑眉問道。

    「你信不信我說的都是事實,你只有這兩個選擇!」黑靈之珠淡淡的說道。…Read More

  • 小燈泡趴在葉繁星的肩膀上,看了一眼傅景遇,“爸爸。”

    傅景遇高冷得很,沒有回答。

    “……”

    葉繁星把小燈泡放到沙發上,去給他找換洗的衣服過來穿。

    傅景遇坐在一旁,看着坐在沙發上一直望着自己,但又因爲自己的態度過於冷漠,沒有主動靠近的小燈泡,對他伸出了手。

    小燈泡像是得到獎勵似的,笑着爬了過來。

    他站在傅景遇面前,對傅景遇道:“爸爸,你不跟媽媽分開好不好?”

    昨晚葉繁星說的話,他都記得呢。…Read More

  • 赫連軒猛地縮回手,陰冷寒鷙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封千凝的臉頰,他都可以爲了她死,她甚至不願意爲他生個孩子?這個女人未免也太無情了。

    想到剛剛自己提出的問題,赫連軒就覺得很愚蠢,簡直就是在自取其辱。

    “去給我倒杯水。”不再看向封千凝,赫連軒冷冷地說道。

    封千凝轉身倒了杯水給赫連軒,但是赫連軒並沒有接,而是高傲地說道,“你不是來照顧我的嗎?沒看到我手受傷了,不方便喝水嗎?”

    不方便?封千凝差點控制不住對他吼起來,他要是不方便,剛剛怎麼又有那麼大的力氣拉她的手?

    將水杯送到他嘴邊,封千凝不想和他再起爭執,既然他想要她伺候他,那她就好好伺候好了。

    赫連軒不緊不慢的喝了口水,接着說道。

    “給我弄點東西吃,我餓了。”

    “赫連軒,你有沒有搞錯,我可不是你的傭人!”封千凝怒斥道,現在才幾點他就餓了…Read More

  • 楊月搖了搖頭,“就是我覺得她們不來電,竇麗倩也不是那種能追男人的女人!如果是那塊料,八.九年了,早就把東昊收服了,心沒收服身體也早就一起去了。再說了……東昊的心可一直都在你這兒呢。”

    艾可想了想,不知道這話該怎麼說,只點了點頭,“順其自然吧,竇麗倩能八.九年心繫一個人也不容易,不過倒是不能勉強在一起,感覺很重要……”

    “等會兒吃飯時我試探試探。”楊月古靈精怪地笑。

    “摘柿子吧!!”艾可又鑽了進去。

    就聽楊月也鑽進來在身邊問她,“那你對東昊……就一點感覺也沒有了?跟我倆有什麼不能說的呢?”

    艾可沉默的鑽去了…Read More

  • Black Delaney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, 2 weeks ago

  • “閉嘴!”樓紹棠猛然回首,惡狠狠的對顧雲爵道。

    我的戒指太逆天 他的心緩緩下墜,難不成雲爵被這姓唐的欺負了一整夜?

    唐若甜臉上出現了一抹尷尬,在樓紹棠暴走之前,急忙開口道:“我和他真的沒有發生什麼事。你忘了?你剛進來的時候,看到的是顧雲爵睡在沙發上。他的身上還有一隻貓,你說我怎麼可能會和他怎麼樣?”

    “昨夜,你也說要睡沙發來…Read More

  • Load More
Skip to toolbar